不可遏止的充斥在一蔬一饭之间的嗜甜本性。
无节制甜牛奶。
担心自己安赛蜜和甜蜜素摄取太多神经系统会变迟钝。 

脑残的夏日乐趣。手心捧些凉水,用鼻子对准猛一呼,眼前一层浪,清凉解闷。假装自己是一头鲸。

灌一口暖茶,漱着咽到喉咙里,然后罩起双手呵气嗅扑面的茶味,不同于隔着水雾闻的游离不明,而是冬秋专属的馥郁安心感。

也不晓得为什么会有一些细微而无聊的日常的执念,谨记着‘每天只一’’的原则,譬如说牛奶一天最多只喝一瓶、假期一天最多只出一趟门,只是补课、一天只泡一次茶叶,即使已经很淡也不新泡、一天只看同一本的闲书、一天只刷一遍牙,也有从不的事,比如从不叠被窝,从不洗茶杯。大概是懒出了习惯。 ​​​

回想到前两三年的每年四五月我家楼下,确切来说还有从家走到初中的一段路。

自然仿佛乘着节序随意地让一切都保持在每年此时同样的景色,而我却为其中轻微变化的感觉哀毁逾恒。

大丛大瓣的普贤象堆积在细枝上让人顿感食欲。

高考完没作业的暑假在家发着霉的人的稀松平常的日记
所谓闲书就是一股脑瞎看,看完居然发现它们不可思议地有所关联,并在无聊的时刻反刍。
在《品尝的科学》里谈到甜味时提到一则故事:释迦牟尼开悟后于天竺四处云游,衣衫褴褛。一个男孩赶路时看见,给了释迦牟尼包有糖浆的饭团,释迦牟尼咬了一口只是微笑,这是一种愉悦而不渴求的境界。恰如济公说的:“酒肉穿肠过 ,佛祖心中留, 世人若学我,如同进魔道。”若面对趣舍,也不敏感抗拒,也不渴慕苦求,那生活得超脱而轻松,仿佛沐濯于自各处而来的柔风,既不跟着那股清风苦々追随,也非藏避着世界的变数,却只是让呼出的气流乘着它飘向生命尽头。修禅即练心,练的是平常心...

烧鸭蘸苹果酱。浇蜜糯米莲藕。
别扭协调感。
顿生怯懦,身心俱怂。

本性懒散,易于糊弄,规避麻烦,怠惰成瘾,粗枝大叶,我行我素,不和众流,感知迟钝,随意生存。

空气中漫溢着的脆弱却恰好能让人察觉的汗酸和腐臭是夏日的恶意。我喜欢樟脑。

对柠檬味脉动的表白(笔芯)

灌一口柠檬味脉动,打一个深邃的臭嗝。不在状态,也没脉动回来。

© 颓汉 | Powered by LOFTER